我深受移民局局長Rodriguez在最近的EB-5相關利益者會議上所做的發言所鼓舞,在發言中,他贊揚了EB-5方案的優點,還強調了如美國國會在創立EB-5方案之時所預期的那樣,在使得EB-5方案對美國經濟產生的有利影響最大化的過程中,美國移民局所扮演的角色的重要性。

 

同時,這些值得盛贊的目標和審案流程之間的矛盾也讓我十分困惑。因為這些審案程序非但不利于推進這些目標,相反還會在各方面降低審理EB-5申請的效率。

 

我曾多次建議做出政策上的調整,并對能夠改進EB-5方案的法律解釋加以完善。但這不是我寫這封信的目的。相反,我寫這封信的目的純粹是建議審案程序能夠有所改進,能夠在不動用其他資源的前提下通過對投資人、區域中心、項目開發商以及美國經濟都有利的方式,顯著改善EB-5方案。事實上,我要冒昧地說一句,以下建議可能對各方,包括美國移民局來說都是有利的,不會對任何一方造成損失。因此,我誠摯地希望以下建議,即使您二位不考慮全部采納,也希望能夠考慮采納其中的一部分。

 

以下就是我的全部建議:

 

1. 美國移民局必須縮短項目申請的審理時間。這對項目的成功而言絕對是至關重要的。毫無疑問,在投資人進行投資和遞交I-526申請之前,移民局先行審理獲批項目,對所有人——美國移民局,項目開發商,以及投資人而言都是有利的。但是,如果在投資人可以投資并遞交申請之前,項目開發商必須等上8個月,10個月,12個月或是更長的時間,項目才能獲批,那這一目標將永遠無法實現。如果項目開發商不能確保審案時間在4個月之內,美國移民局就會繼續通過迫使項目開發商著手推廣項目的方式使得項目開發商的工作量翻倍,導致項目開發商在遞交I-924樣本項目申請的同時,投資人也在遞交I-526申請。此時,美國移民局就必須同時審理同一個樣本項目的I-924申請和I-526申請,發出I-924申請的補件通知并且有可能是上百份這類通知,或者是這個項目的I-526申請的補件通知。這就是目前的機制,對任何人都無害,也對任何人都無益。剔除掉這些申請和補件通知可以達到節約大量人力和資源的目的,美國移民局就能夠滿足4個月內審案的目標,且不需要額外增加員工。

 

2. 美國移民局應加快已獲批項目的投資人I-526申請的審理時間。要鼓勵項目開發商采用I-924申請來取得項目預批準,就應該給這類項目及其投資人一些好處。按理來說,好處是讓這類項目的投資人比其他項目的投資人更快地得到I-526審案結果。這不僅可以作為鼓勵開發商取得項目預批準的好處,還意味著這類投資人的審案流程要合理得多,也直截明了得多。

 

I-526審案過程中,最耗費時間的就是對項目資格的審核。一旦這一部分工作完成了,唯一角色就是審核資金來源和資金流向的專業審案人員就應該可以在34個月的時間內完成審核。這些申請應該比需要完整的項目審核的申請更快地取得審理結果,這個觀點是有道理的。事實上,如果唯一的問題就是資金來源和資金流向的話,美國移民局應該可以重新考慮讓這類申請擁有優先審理權。優先審理權,反過來也將提高效益,因為這能夠減少額外的審案人員的支出。這樣將使得EB-5申請取得和親屬移民以及以就業為基礎的申請一樣的審案待遇,因為雇主I-140申請和親屬I-130申請都是獨立于外籍受益人的永久居留權申請而被審理的。

 

3. 美國移民局應一并處理所有項目的I-526申請。美國移民局已經對兩種概念完全不一樣的申請有了差別對待。一方面,美國移民局很多次都表示考慮到審案效率,將把所有I-526申請一并處理。但事實上,許多來自同一個項目的較晚的投資人會比較早的投資人更快得到審理結果,因為項目的所有問題都已經解決了。

 

最近,為支持嚴格的先進先出的審案目標,這一值得盛贊的目標似乎已經被擱置。這使得審案效率下降了,因為審案官查看一個項目的多個投資人申請的時間可能會超過數月,甚至會超過一年。這對許多需要特定數量的投資人獲批才能釋放資金的項目來說也是很不利的。結果就是項目可能會暫停,直到最低數量的投資人的申請獲批,以及他們的資金從監管賬戶中釋放。

 

4. 受排期倒退影響的申請人應該有其單獨的等待審案隊列。這也是另外一項百利而無一害的調整。受排期倒退影響的申請人不會在I-526申請獲批時,得到什么好處。許多人甚至還會受到不利影響,因為I-526審理時間越長,他們的孩子就越有可能受《兒童身份保護法》的規定保護,跟他們一起移民。

 

不受排期影響的投資人也將從中獲益。因為他們的申請審理速度可能會快得多,而且因為能夠更快地移民到美國,他們能真正地從申請裁決當中獲益。

美國移民局將在不需要擴充人力資源的前提下,通過將其人力資源集中于一種能夠最大限度使其利益相關者獲益的方式,從中得到好處。這樣的舉措并非是標新立異的,因為美國移民局已經單純因為資源分配的問題,就長時間地延遲了有較長排期的親屬移民類別的I-130申請的審批。

 

5. 美國移民局應該為直投項目的EB-5投資人設立單獨的等待審案隊列。一直到去年美國移民局嘗試實行了I-526先進先出審理計劃為止,直投EB-5項目申請才比區域中心項目申請更快地被審理。因為上文已經提及的某些有關I-526申請的原因,這一體制對于已獲批項目的投資人而言非常有意義。為什么直投項目的EB-5投資人一定要排在幾百位要經歷復雜的審核過程的項目投資人之后呢?相反,許多直投項目的EB-5投資人涉及到的要審案官處理的問題要少得多。

 

直投項目的EB-5投資人為什么應該有單獨的——以及較短的等待審案隊列,還有一個原因。區域中心的投資人不一定要為了投資項目的運營發展而留在美國,但與區域中心的投資人不一樣的是,通常直投項目的EB-5投資人都是投資項目當中身體力行的經理。因此,他們留在美國非常重要,但前提是審批速度要加快。

 

6. 投資項目或區域中心的律師應是美國移民局認可的。很明顯,在I-526申請中有兩方——項目開發商和投資人。大多數情況下,項目開發商的律師都和投資人的律師都不是同一位。目前在I-526申請中,美國移民局只承認投資人的律師的做法造成了很多異常結果。投資人的律師必須提交主要由項目相關信息構成的申請,但投資人的律師不對項目相關信息承擔責任,通常也不了解項目相關信息的精確性。如果美國移民局對這個項目有疑問,就會出現一個奇怪的情況:移民局向投資人發出補件通知,但投資人卻不知道如何回復。項目開發商所面臨的反常情況則是不得不寄望于投資人或投資人的律師能把項目信息給項目開發商。項目開發商則依靠投資人的律師去補件,但不變的是,即使該律師不代表項目開發商。現在的審案流程也會導致同一個項目的同一份補件通知,會有來自不同律師的不同的反饋。

 

當然,如果美國移民局采納了這封信前面的能夠使得項目問題在I-924階段得以解決的建議——開發商的律師出于I-924申請的目的遞交了G-28表格,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但是,在上述情況出現之前,美國移民局還是要做出和其他以就業為基礎的申請一樣的反映。在所有以就業為基礎的申請中,美國移民局承認,比起雇員,雇主可能會有不同的法律顧問。而I-526申請僅僅用以證明美國移民局迫使完全獨立的兩方共用同一位律師對各方都不利所舉出的一個例子。

 

如果美國移民局將項目開發商視為I-526過程中單獨的一方,就只需要為項目發出一份補件通知而不是為該項目的上百位投資人發出上百份補件通知(舉例而言)。這很顯然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7. 電子移民處理系統(ELIS)是一個值得盛贊的目標,但在執行過程中存在嚴重缺陷的例子。ELIS應該以這樣一種方式實現:網上有一整套的項目文件可供投資人及其律師使用。這個系統幾乎完全沒有使用和實現,就是缺乏用戶友好特性的最好證明。美國移民局應該與利益相關者合作,開發一個能夠滿足美國移民局和利益相關者需求的系統。在這種情況下,這些需求應該共存。

 

8. 美國移民局應該創建一個I-829樣本程序。I-829審核程序的關注較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只有一小部分投資人已達到I-829申請時間。隨著遞交的申請越來越多,I-829的處理效率和I-526一樣低的問題都得到了突顯。

 

用一個有100個投資人的項目舉例。100個不同的申請可能是100個不同的律師遞交的,其文檔的內容投資人和他們的律師知之甚少,并且不能證明其真實性。幾乎100%I-829申請涉及的文檔內容都是和區域中心和項目開發商有關。希望,但不絕對,所有這些100I-829申請將包含相同的項目信息及就業創造。如果美國移民局提出關于就業創造的問題或投資人是否持續投資,美國移民局將需要發出100份補件需求,所有這些都是有必要的嗎?真的有什么意義嗎?

 

筆者認為,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更有意義的是應該有一個I-829樣本程序,借此美國移民局可以裁定有關這個項目的所有問題。這將由項目和它的律師遞交。任何有關投資人的特定問題,應該由投資人的律師在其窗口開放的時候遞交I-829。任何有關項目的問題應當在大多數投資人遞交I-829之前裁決。

 

當然,可能會有一些實例,早期投資人遞交I-829申請時有足夠的就業機會,然后等到后來的投資人遞交I-829時創造了更多的就業。這可以通過一個更新或補充I-829樣本申請的程序來解決。

 

9. 美國移民局應該提供一個在材料發生重大變化時立即遞I-829的范例申請程序。當一個項目在獲批取得條件綠卡后發生重大變化時,投資人必須等待21~24個月去看這個有更改的項目是否會滿足去除條件。解決這些擔憂的一個更有效的系統是將有一個申請程序,美國移民局借此將可以裁決新的發生重大變化的項目是否合規EB-5。如果有必要,這將讓投資人有機會做出不同的投資或完成任何需要的改變使其能夠去除條件。

 

10. 美國移民局應該向公眾公開信息。雖然這并不屬于提高處理效率的范疇,但這的確符合不增加成本的雙贏策略。美國移民局正確地關注了保護公眾防止投入到欺騙性項目中。那么,為什么要否認提供事實信息從而使投資人在投資項目時能夠作出更明智的決定的公眾需要呢?為什么美國移民局要否認投資人關于哪些項目獲批、哪些項目被拒的信息呢?為什么美國移民局要否認有關在一個項目中多少個投資人遞交了I-526,多少個獲批,多少個被拒的事實信息?有關區域中心的統計信息也應該提供,雖然這些信息有可能會造成誤導,因為投資人投資的是一個項目,而不是一個區域中心。

 

您二位若能為了使EB-5方案更高效、更友好,更符合國會實行這一方案的公眾目的,考慮我的建議,我將十分感激,所有這些建議都不會造成對任何美國移民局的重要反欺詐和國家安全的擔憂。

此致,

敬禮

H.Ronald Klasko

 

【編者按】Ronald Klasko先生作為世貿通獨家代理的賓州高速公路項目的遞案律師,鑒于賓州高速公路項目是已獲得美國移民局預先批準的100%政府項目,聯合世貿通啟動5天特快遞件服務,只要投資者個人資料齊全、無問題,Ronald Klasko先生的律師團隊在收到世貿通遞交的客戶文件后,將在5天內遞交美國移民局,幫助投資者積極應對美國投資移民排期即將到來的問題。


投資有風險,以上信息供參考。

分享:
熱門活動 更多>>
美國移民熱門項目
更多美國移民信息
移民美國
移民評估
移民評估 資料索取 官方微信
二維碼
?
小丑扑克1手免费试玩